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河南艺术网

资讯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讯 > 国际 > 正文

纽约又开了家披萨博物馆 这些新奇博物馆意义何在

2019年11月22日   来源:转载   浏览次数:

“鸡蛋屋”给人的感觉不像一个展览,而更像游乐园里的奇幻屋。 图片来源:Xin Pan:The Egg House “鸡蛋屋”给人的感觉不像一个展览,而更像游乐园里的奇幻屋。 图片来源:Xin Pan:The Egg House

  原标题:鸡蛋、披萨、冰激凌:除了自拍 这些新奇博物馆的意义何在?

  一座新的“披萨博物馆”将在纽约开放,这种类型的博物馆近年越来越多,然而,它们的出现似乎只是为了满足自拍爱好者而已。

  1905年,美国第一家披萨店在纽约市斯普林街32号开张,它的创立人是意大利厨师Gennaro Lombardi,当时每块披萨卖5美分。今年秋天,“披萨博物馆”将在纽约正式向公众开放,但这段历史可能并不会在展览中被提起,这是为什么呢?

  因为这是一座“自拍博物馆”。顾名思义,这座博物馆不会像普通博物馆一样,把各种老照片挂在墙上展示披萨的发展历史,它的目标群体是当今时代爱好数码产品的访客。这座博物馆里有披萨海滩、披萨山洞,还有几个奇幻屋,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披萨供人摆拍。

  我们可以把这种现象称为“草间弥生效应”。自从日本艺术家草间弥生的作品《无限镜屋》(Infinity Mirror Room)展出后(近日,她在洛杉矶展览的5万张门票于两小时内被抢购一空),这种“自拍友好型”艺术就一直饱受争议。

  虽然草间弥生艺术作品的设计初衷与智能手机无关(她的许多作品都是20世纪60年代诞生的),但这些作品还是被归到了“Instagram定制展览”,或者“自拍工厂”的行列。

  “披萨博物馆”不是唯一一座以自拍为驱动因素的博物馆。美国圣迭戈的“牛油果博物馆”将于6月16日对公众开放,纽约的“糖果博物馆”也将在今夏开放,这座博物馆据称有15间展厅,馆内有一只实物大小、由糖果制成的独角兽,还有“世界上最大的小熊软糖”。

  这些博物馆的出现,也许是因为看到了“冰淇淋博物馆”的成功。“冰淇淋博物馆”于2016年在纽约开放,吸引了大量访客。在开放的头五天,博物馆就已以18美元每张的价格卖出了30万张门票,轻松收入540万美元。此后,馆方还去洛杉矶、迈阿密、旧金山等地进行了巡回展览,并把门票价格提高到了38美元,即便如此,为期六个月的展出门票还是在两小时内被抢购一空。

“披萨博物馆”的一张宣传照。图片来源:Kate Owen/ The Guardian“披萨博物馆”的一张宣传照。图片来源:Kate Owen/ The Guardian

  与此同时,那些“真正的博物馆”却在为缺钱而发愁。美国皮茨菲尔德的波克夏博物馆(Berkshire Museum)正在拍卖名下的13件艺术品,以偿还他们5500万美元的负债,拍卖品中包括美国著名画家Norman Rockwell的经典画作。费城的拉塞尔大学也在拍卖他们的46件艺术品,以筹集1000万美金,用于新的教学活动与方案。

  全球顶尖在线艺术品交易和研究平台Artnet的评论员Ben Davis提醒大家,这种新型博物馆的作用,只是满足人们的虚荣心罢了。“它们就像视觉上的垃圾食品一样,让人欲罢不能,”他写道,“这是一股可怕的力量,这种博物馆每在一个城市开放,都会抢走当地传统博物馆的大量访客。”

  逛博物馆本身应该是有趣的——且具有教育意义——我们可以把这些新型、吸引人们拍照的博物馆看作是艺术世界的迪士尼乐园吗?“当代艺术、食品和学习过程其实可以更具趣味性,我们从中看到了机会,”“披萨博物馆”的创始人Kareem Rahma说,“科技馆可以让孩子参与其中,充分互动,而《妙人怪谭》(Pee Wee‘s Playhouse,美国幼儿益智节目)则能让孩子在开心之余学到东西,这些都是我们喜欢的模式。”

  “披萨博物馆”致力于在Instagram自拍和介绍相关历史之间取得平衡。“我们的访客将会了解到更多关于食物、披萨和艺术的知识,以及它们与自己的关系,当他们离开博物馆时,将会带走一段美好的回忆,和许多美美的照片,”Kareem Rahma说,“人们既想学到知识,又想自拍几张,他们可以在我们博物馆同时做到这两样。”

  为了吸引年轻一代,博物馆作出了许多改变,但这些改变并不总能取得想要的结果。“我们注意到许多博物馆都开发了自己的APP,可以在电子产品上查看,但我们认为,这只会让年轻人把时间花在手机上,而不是去亲自探索博物馆本身,”Kareem Rahma说,“我们觉得,现在这个时代,在手机屏幕上看艺术品,和在博物馆的墙上看艺术品之间的差距已经变得很小。艺术家开始创作全新的艺术模式——‘体验’,而博物馆也在努力跟上他们的脚步。”

推荐信息